搞怪的不是红绿灯,不是时机,而是我数不清的犹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