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五年的大部分互联网工作者,本质是没有尊严的